上海绅公馆

他为她在西湖边开了家小小客栈

上海绅公馆:从昨天的秋季旅游发布会上传来消息,本月20日到30日期间,都市旅游卡联合嘉定众多企业推出欢乐周活动。嘉定州桥老街、上海国际赛车场、马陆葡萄主题公园等嘉定六大主要景 全省首家四星 酒店 黄龙饭店,而今又开始向国际五星大饭店迈进。昨日,随着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国平一声令下,现在,我宣布:黄龙饭店改扩建工程正 。

    第一次听说法师和可笑,是在大冰的新书《他们最幸福》。书里说,法师和可笑人缘奇好,他们在阳朔的婚礼,全国各地飞去观礼的朋友近两百人。新郎法师还被扔进了泳池,水花溅湿了很多人的衣服,大家高兴地哈哈大笑……

    再一次听到他们,是在西湖边一家精致的小客栈。那天和大冰约了新书专访,闲扯时又聊到法师和可笑。“男的帅,女的美,绝对算神仙眷侣。”大冰的表情神秘又诚恳,还告诉我,这家“客栈”也是他们开的。

    第三次,我终于见到了“传说中”的法师和可笑。这是一对看起来非常舒服的爱人,男生来自湖北荆楚,女生来自江南。去年春天,他们在阳朔相恋,秋天时,举行了婚礼。去年冬天,一个为可笑而开的客栈,在西湖边动工修建。

    今年9月底,婚礼一周年,一家名为“懒墅庭院”的客栈低调开业。大家都说,这两人是被“爱情冲昏了头脑”,他们却认为,这是最好的时候做了最好的决定,无论结婚,还是开客栈。

    1

    可笑遇到法师时,已经31岁。在世俗的目光里,这个年龄有些尴尬—朋友们陆续成家、家人催得越来越紧,好像不结婚,近乎不务正业。

    但她偏不慌不忙。这是个文艺范儿十足的姑娘:在杭州当过调酒师、开过马场、做过广告,还在丽江开过一家小小的客栈。当生活的节奏逐渐可以由自己掌控时,可笑把更多心思花在远方—比如一年中,她有大半年都在不同的地方游荡。

    法师也是一个在路上的人。他32岁,在深圳过了两年“朝九晚五”生活,因为“不是想要的生活”辞掉了工作。阳朔是他“云游四方”后停下来的地方—这个紧挨桂林、潮湿旖旎的小镇,被戏称为深圳的“后花园”。

    法师的“懒人堂”就在阳朔一条种满桂花的小巷里。2005年,他和兄弟小旗联手,创立了这家青旅。8年里,阳朔的游客越来越多,“懒人堂”的名气越来越响,连法师都因为贴心服务有了“阳朔妈妈”的称号,唯一缺的,就是一个靠谱好姑娘。

    缘分的到来,奇妙又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2011年10月,“女文青”可笑走进了“懒人堂”。带她来这儿的人是闺密叶子—叶子也是“文青”一枚,认识法师多年,凭着对两人的了解,决定当一回媒人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,“相亲”是在法师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。“微服私访”的可笑,打算先会会这位传说中的“帅哥”,这大概就是闺密间的“福利”。

    “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帅啊……”见到高高瘦瘦、皮肤黝黑的法师,可笑觉得和想象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2

    法师到现在都不肯承认自己对可笑是“一见钟情”,他只说,那天见到的可笑,美好、恬静,坐在沙发上不停玩手机—感情是来蹭WIFI的么?法师默默把目光投向对方,又迅速转移。

    没留电话、没记QQ,也没互加微博。好在阳朔是个小地方,随时都有再相遇的可能,比如第二天,可笑又一次从店门口经过,法师立刻点了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他看你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哦。”一旁的叶子小心试探。可笑没说话,也没停留,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。

    因为共同的圈子,没几天,法师和可笑又出现在同一场聚会。两人终于交换了电话号码,可笑离开阳朔那天,还给法师发了一条短信,“欢迎来杭州”。

    “是去找白娘子么?”法师朋友遍天下,他也摸不准,这是一句客套话,还是真诚的邀请。

    之后三个多月,可笑在杭州,法师在阳朔,平日潇洒来去的两个人都有些扭捏。电话不打、短信不发,偶尔在微博上留言,好像一个不远也不近的朋友。

    所谓有缘有分,就是关键时刻,刚好有一个“催化剂”。

    这次的关键人物,是可笑的另一个闺密圆圆。圆圆当年也没嫁人,还为这事儿和老妈起了争执,愤然出走,跑到可笑那里求收留。那是2012年春节刚过、情节人要来的时候,两个单身姑娘各有各的惆怅或失意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阳朔散散心吧?”鬼使神差地,可笑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3

    一千公里外,身在阳朔的法师也在为这个爱的节日纠结着:他一边在网上挂出“情人节当晚单身入住打八折”的活动,一边在又在微博上吐槽:“祝天下所有的情侣,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可笑,却没好意思打扰。没想到可笑姑娘打来了电话,说情人节飞桂林,要订两间客房。“我和朋友都是单身,记得打折哦。”对方一句玩笑话,让法师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2012年2月14日,可笑和圆圆来到阳朔。旅游旺季还没到,街上却弥漫着几分喜庆。大大小小的客栈、酒吧和商铺都“晒”出情人节特色活动,希望让那些寻觅爱或已经遇上爱的人停留脚步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法师在客栈空地前办了场小型篝火晚会。滚烫的火焰把每个人的脸都映得通红,一片欢乐中,可笑感觉有束目光一直向自己投来。

    “情人节”的夜晚,空气里总有一些微妙元素。篝火晚会结束,意犹未尽的年轻人赶往下一场聚会,法师和可笑走进了一家酒吧。

    灯红酒绿中,一场需要男女配合的游戏正在进行。法师被熟人哄上了台:他需要背着或抱着一个女生,和另一组男女“对抗”,谁先扯下对方女生,谁就获胜。

    可笑成了要和法师“并肩战斗”的女生。她被法师来了个“公主抱”,近距离的接触,让两个人都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    游戏最后,法师和可笑落败,游戏之外,两个人却都有收获。之后几天,他们的距离迅速拉近,发现彼此的经历、想法、人生观、价值观都有很多相似。

    “不如一块去旅行吧!”熟悉之后,两人做出了决定。这更像一场默认—一段新的旅途即将展开,一段新的关系也随即开始。

    4

    2012年3月和4月,法师和可笑结伴去了云南和泰国。4月11日,泰国甲米海岸,一场海啸似乎要呼啸而至。住在酒店的客人都有些惊慌,大家拥挤在顶层走廊,对未知的一切感到焦虑。

    可笑也在其中。虽然行走多年,女性柔弱的本能还是会有意无意显露,“如果真有事,还好跟爱人在一起……”她说,那是当时心里唯一的安慰。

2

上海绅公馆 我们说的“三特”客人,是指客人的特殊要求、客人的特殊情况和我们 酒店 特殊的客户。 客人特殊要求,就是根据客人个性的需求,特别提出来的要求。也许酒店无法满足客人的。 在徐州消协延迟退房的倡议下,5月11日,徐州市11家宾馆、 酒店 正式承诺14点退房。这11家宾馆、 酒店 表示,除了在大堂显著位置挂出标识牌外,还自愿接受消协及消费者的监督。